一包碎银

据说是一块受过点化的银子,梦想是成为超级酷炫的软妹币。

【扶甘】南山

这是一个很狗血也很中二的故事
穿越了很多朝代很多省市自治区X
人名地名还有很多看上去X格很高的名词都是我编的咳咳咳
ooc,架空
前方二苏耍流氓!(并不是)

01
“......渭、寅、懋三郡五十三县邑一万三千户,病患总计三万两千余人,膏肓者三千余......疫情愈重无从控制......”
咸阳宫十日一次的大朝,公卿大臣两列,御史捧着折子念诵的声调平稳毫无起伏。
秦王敲了敲桌案:“众卿家以为如何。”
大堂内鸦雀无声。
“王卿?”秦王面色阴晴不定,开始点名。
王忠起身,“......臣以为......南山一道人,通阴阳,精医律,甚好。听说甘大人长孙幼时曾在南山研习,想必不负王上重托。”王忠说话带点公鸭嗓,毫不留情手段利索看谁就把芋头塞给谁。
旁边躺枪的甘大人手一抖心说怎么又扯上我,上周博棋不就赢走你两壶酒嘛?!
甘茂正要站起来发表意见,秦王看都不看猛地一拍桌案,“准了!”
因此,当甘罗了解实情目的后,他是拒绝的。
望着天边云霄滔滔悠悠飞鸟,甘罗再次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崩溃。
想起来前甘茂语重心长的握着他的手眼角硬生生挤出两滴泪花花振振有词句句诚恳,"咱有气节!不怕开水烫!人家要收早把咱一锅端了,那是看不上咱的修为!大不了,能行就顺,不行就遁!”
内心不禁老泪纵横。
轻车熟路绕进南山观,披着绿裳的小童脚步轻捷从里边钻出来对他夸张的点了个头,他叩门而入。
四面芙蕖环绕婷婷袅袅,碧绿的荷叶高出数尺,莲池中央伫着一座宽敞的亭台,楠木柱用大漆漆成庄重的红色,竹幔轻轻曳动,隐约可以看见里边有个人。
扶苏在亭子里打坐,连眼皮都不抬,甘罗说完来龙去脉,抬起脚准备等他拒绝然后走人。
“嘶......”扶苏掀起眼皮子,“连声恩师都没有,真没礼貌。”
“......”
然后一撩广袖,拨弄着凭几上两支翠柳,“我记得捡到你的时候,你只有这么高。”
“......”
“当时你个子太小,我观里最小的弟子都能欺负你。”
“......”
“然后我带你来这里修养,没想到你空有人形,居然没有一株芙蕖修为低得过你。”
“......”
“我辛辛苦苦悉心教导你,帮你爷爷拉扯大这么一个犊子,好不容易养好了,又被你爷爷从这深山老林掳了出去。”
“......”
“这也就算了,你爷爷带你走的时候我就坑了他两壶寒烟翠,这么便宜的报酬,到头你回到这连声问候也没有。”
“......”
“而且一点都不念旧情,这么多年都不回来看看。”
“......所以呢?”
扶苏站起身来,笑得十分柔和。是他招牌的专门糊弄人的表情。他不着痕迹地往他旁边一靠,一只手轻轻圈住他的腰身,语气风轻云淡。
“这个简单,”他说,“想成真,先卖身。”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