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鹊树

据说是一块受过点化的银子,梦想是成为超级酷炫的软妹币。
总有一天会填坑的(吧)
低产而难吃orz但非常好勾搭!
扶甘是白月光,扶苏是朱砂痣,并可能掉落魔幻cp(
沉迷霹雳无法自拔

【扶甘】山下是个充满套路的世界02

玄幻AU,高亮ooc

02
“你可不要小瞧了他,二师兄。”汤远一本正经地看着甘罗的眼睛“这样半路杀出来的人,一般是要同路的,说不定以后就是绑定奶了,所以你要记住师弟的话,下山做任务一定要认清队友啊!”

“不追吗?”扶苏息了法术看过来。这边甘罗收剑入鞘,折回溪水边去捡刚才掉落的水壶。“生死有命,不追了。”想了想,又说,“在下甘罗,多谢这位公子相助。”
这个凭空冒出来的人似乎没有武器傍身,应该擅长术法,穿的是样式简单的白衣,头发泛着些微褐色,俊朗温和的面容显得人畜无害,看起来就像是个读书人。
……这种设定!甘罗一个激灵,似乎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然而师父教授的识别法术却告诉他这是个正儿八经的人类。
“……可能在下长得有点特殊,但却非常安全,不是志怪小说里的什么,跟刚才那些更不是一伙的。”虽然看不到甘罗在干啥,但扶苏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指着妖怪消失的方向信誓旦旦地解释道。
甘罗有点尴尬,自己的思维方式啥时候这么跳脱了?一定是下山前被师弟洗脑的缘故……他连忙转移话题:“抱歉。不知道公子下一步要往哪里走?”
扶苏摸了摸下巴:“这个嘛,我是个外乡人,来各地游走,准备去一个叫陆镇的地方。不知先生可有听说这宗奇案,一个富家小姐突然失了魂,整日胡言乱语,神志不清,做一些让人恐惧的事,她父亲为她寻遍名医,又找来许多道士为她做法,不但没有一丝效果,反而使这些道士也变得疯疯癫癫。我正要去那里……你怎么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甘罗觉得他现在的脸色可以说是一言难尽,“我正要去那个地方。”
“这真可谓是……”扶苏神神秘秘道,“……命运的齿轮又该死的开始转动了。”

就这样,两人搭伙了。
接下来的一路顺顺利利,第二天早上两人已经翻出了山群,到了午后便能看见城镇的牌坊了。
陆镇说是镇,其实是个小城。占着优越的地理位置,是南来北往行商的重要纽带,一条东西走向的运河贯穿而过,给居民带来了富庶的生活。宽敞的街道人来人往,拉货的马车四处都能看见,繁荣兴旺热闹非凡,任谁的想不到这之中发生了那样诡异的怪事。
甘罗正要打听那个小姐的事情,却被扶苏拉住了衣袖。
“怎么了?”
“毕之啊,我来教你行走江湖的规律。”到了地扶苏也不再一副书生模样了,不知哪里掏出一把折扇,颇有装模作样的意味,“像我们这样的进了城,第一步绝对不是往他府上去。咱们的第一脚嘛……”
说着扶苏在一家客栈前停了下来。原来他们已经走进城很长一段了。
“……第一脚,应该在这里。”

——
这里上卿的性格应该是偏向哑舍零里还没入宫或者刚刚入宫的小甘罗,有点冷淡(真的吗)的那种ww然后二苏嘛就是南山继承下来的老狐狸形象(划)给二苏一把扇子是因为他手上不拿点什么真的好不自然啊(雾
甘罗:我觉得全世界除了我以外都是穿越的

【扶甘】山下是个充满套路的世界01

高亮大写的ooc

01
南方初春的时候没有雪,逐渐喧闹的鸟鸣在万籁都静中拨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复苏的意味在尖尖小小的桃花骨朵上轻轻跳跃,带着一点期待,又或许是犹疑。
一辆牛车从山道中行来,缓缓地停在了路边。
“小友,从这条道进去,能最快地翻过这几座山,山群那头就是陆家村了。”车头的老翁看向身后草堆里坐着的年轻人,指了指藏在树丛中那条蜿蜒而上的小道,“这儿窄,老头子也不去了,就送你到这吧。”
“多谢老人家。”甘罗跳下车,又和老人寒暄几句,目送着那辆破旧的牛车行远后便转身走进小道。
自下山以来已有六日。甘罗长在一个低调的修道门派,他师父是个退隐多年的老神棍,应一个早些时候与他有点交集的后生所托,要下山解决一桩妖怪伤人的案子。当时老道长看着那封信,长袖一甩就丢给了他还未涉世事的二徒弟。
甘罗:“……师父,您不告诉徒儿这个村子在哪吗?”
“哎呀徒儿,师父已经许久没有踏出这片山林了,对红尘俗世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徐福捋了捋不存在的胡须,加快脚步,高深道:“况且恩师只是知识的传授者,更多的探索应当由你们师兄弟之间商讨解决,如此一来才能收获更多。你放心,我早已为小汤圆开蒙,他聪慧异常,相信你们一定能破除难关。阿弥陀佛,为师闭关三月,晚安。”
……你一个道士念什么佛语啊!甘罗盯着紧闭的大门,看向旁边裹成一团的师弟。
“二师兄,你要小心。”刚满五岁的小汤远抱着本比他脸还大的书,奶声奶气却一本正经地说道“按照师父留给我的典籍,你到达目的地之前,一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妖怪,你万事保重,一定不要被骗了呀……”
甘罗干巴巴地看着师弟怀里那些师父丢给他解闷的廉价话本,又看了看天真无邪的师弟,心中绝望难以言喻,只好自己摸索着下山了。
狭窄的小路背后居然是一片开阔的盆地,群山包围的有限空间里,雪白的花树如云,层层叠叠,一条浅浅的小溪穿过,正躺在盆地底部的石滩上。真是意想不到的景色。甘罗解下腰间的用来盛水的葫芦,一边接水,一边靠在溪水旁的枯树上小憩。
溪水是极其清澈的,能够看见水底打磨得光滑的卵石。地势落差处的水流击起雪白的水沫,热闹的哗声不绝于耳。甘罗仰头灌了一口水,开口道:“别躲了,出来吧。”
霎时绿树枯萎,花海真的如云般散去,刚才的美景瞬间消散,精怪们纷纷显形。
……师弟,你是言灵吗!
身后倚靠的枯树倏然变化,干硬而尖锐的树枝冲向天空,又猛的向下刺去。甘罗拔剑斩断树枝,借力跳出。
“居然是个修道的,不错嘛。”枝干萎缩,明明已经死去的桃树变作人形却是个妖娆艳丽的女人,“小子有点意思,精血能抵得上百年修炼。姊妹们,咱们走运了。”
是个妖怪窝。甘罗运使功力,脑子里却无来由地冒出了师弟稚嫩的脸。
如果真如师弟所说,现在……甘罗打掉扑向他的妖怪——就应该会出现一个帮手!
啪!一道气劲突然飞来,切断了攻击甘罗的树枝。
女人回头怒吼道:“是谁?!”
甘罗:???
只见不远处溪水边又坐了一个人,长发简单竖起,正双手捧着溪水往嘴边送。饮罢他站起身,甩了甩手上的水珠。
“一个迷路的人罢了。”来者笑了笑,拱手道,“在下扶苏,幸会诸位。”

——
虽然有点啰嗦,好歹让他们都出场了嘿嘿_(:_」∠)_
这里多说一点点,其实我是想填那个《南山》的坑来着(啊应该没几个小伙伴记得了😂),说起来你可能不信那是个be……然后写着写着觉得人老了就是要甜甜的,就……就成这样了hhhhx
万分感谢不嫌弃ouq

如图1~3,属于改个台词就能变成一辆车的类型
如图4是擦肩而过特写
如图5,看了大人的身段顿感性别无用
如图6,我就YY一下XXXXXX咳咳咳
如图7~8,谢谢,我感受到了你们的爱,你们真的很恩爱(泪流满面)
不过大大的台词有点奇怪,虽然没什么大关系XXX
谢谢官方投喂的这口糖刀/车刀/四十米大刀)
为什么我买不到周刊(躺泪)
占个tag,表达一下复杂的心情
#你永远都猜不到官方下一秒要搞什么事情#
#我还有机会做二苏女朋友吗#(划掉)

【扶甘】十七

其实是想试一下第二人称的同人
其实是带入什么cp都没有违和感
OOC,师生,校园,早恋()
我永远喜欢扶二苏

《十七》
        放学铃声响起的时候,学生嗓子里吼出的话从来都是最响亮的,吼完离开教室的速度也从来都是最快的。
        接近傍晚时,和风便把昏黄揉进湛蓝天空。其实那样的意境是很美的,尤其是当班上同学极不负责任的在三分钟内一哄而散不落下一个来陪你共赏夕阳,你就可以安安静静的呆在教室里思考人生了。
        并不干净的灰白墙壁,坑坑洼洼的木桌,断了截的粉笔以及黑板上的各种公式,应该是学生时代最纯朴的标记。
         在这个人差不多都走光了的时候,你一个人坐在空旷的教室里咬着笔头,每一个细微的小动作发出的声音都显得比平时要大很多,还有轻轻的回音。心里边升起一股莫名愉悦感,刻意又假装不经意地去拨弄桌上的圆珠笔,听着它们碰撞发出的声音,闭上眼睛把它想象成小时候玩弹珠那般清脆如同叩玉。
        透过玻璃窗,可以看见浓绿遮掩住天空画纸上近一半的蓝和黄。矗立了近百年的苹婆树悄然要将手探进三楼。那时有女同学忍不住要去拉一把,费力从齐腰的栏杆上探出半个身子,触碰到了就狠狠揪住企图把一簇嫩绿拉过来,然后倚在四楼栏杆上的就毫不给面子的浇下半瓶白开水。
        你正盯着那一大片绿色出神,蓝黄那处又倏地剪出一个半灰黑色的人影。
        教室里传来细碎语声。那人弯着腰站在边上,为你讲解分析,可你只听出了耳边声音磁性,而题卷上的文字相对比是如此单调。
        慢慢的复述,侧过头,看那张熟悉的脸近在咫尺。迟钝并清楚的感受到对面呼吸的温热气流正尽数打在脸上,表现出僵硬。
        这张脸很好看。同学们也一定能看在这张脸上对这人萌生出好感,因为大家都喜欢漂亮的东西。
        斜阳在教室里打下不规则的大小格子,视野中只有昏黄的色彩,模糊不清,感到对方吐息明显被压抑的极轻,颊侧越发温暖,仿佛要沉浸一般,大脑空白。
        光线从视野边角漏进来,已经不带半分蓝色。无意观赏,注意力好像集中在自己心脏的跳动,还有唇上轻触的柔软和温热。
        手上还握着笔,教室里一片静谧。这时候才发现坪地上的笑语声少了,晕染了光的操场没有了白日里的喧嚣,取而代之的是一份少有的宁静。
        时间正悄悄流走。那时候怔愣中的两人终于有一方清醒过来,感觉到那处温暖消失的无影无踪。也许对方尴尬不已,但你的双目显然不是清明的。
        酸涩和念想涌上心头。他青涩的十七岁,懵懂而温情。

【高扶】霸道总裁爱上我(不是

OOC,原著向,短
其实是烛龙目读后感x
cp观发生了质的变化

  “大公子若是不信,尽可一试。”妖冶的双目注视着两颗剔透的烛龙目,赵高用手摩挲木匣的边缘。那样灼手的邪物,他从不触碰。
  扶苏摇头,表情似笑非笑,伸手将匣子推了回去:“人的未来,不就是走向死亡吗?作为死过一次的人,对这种东西并不是很在意。”
  “哦?”赵高顺着木盒边沿轻轻包住他的手腕,那只腐化了大半的手手感并不好,好像捏了块吸饱水的海绵,远远不如胡亥的光滑如玉,“难道你不想用它瞧瞧,窥探我的内心究竟在想什么?”
  扶苏凝视着赵高逼近的脸,没有挣扎、连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学着对方的语气嘲讽道:“那么,令事大人到底存着什么样的心思?不如直接说出来吧,哪里需要借宝物这般多此一举。”
  “我以为大公子帮我解开乾坤大阵,是为了与我再续前缘呢?”
  “杀死我的前缘?”扶苏挑了挑眉,“前来见你,你的目的应该达到了。但你也应该知道,代价与报酬的天平往往难以权衡,我不会做违背我意愿的任何事。要说点其他的,我确实也好奇,以我现在的样子,令事大人究竟还能从中得到什么?”
  “我嘛。”赵高将那手臂向前一拉,猛地把他圈进怀里,瞳孔微缩仿佛蛰伏许久的野兽,将垂死的猎物禁锢在掌中把玩,“我要你那副残破的躯体做什么……”
  “我要看到如你那样的灵魂被我占有、践踏。”
  “你应该成为我的收藏物。”

扶苏:……我记得我以前是总攻???

【扶甘】小楼昨夜又东风01

欢脱向,OOC,日常
有私设,有很多私设。有原创角色。
小学生文笔,内容……就很谜

  也不知道是近年全球变暖,还是祖国雾霾多发,我妈的脾气变得异常暴躁,常因为一点鸡毛蒜皮吵架斗嘴。以及我那个不省心的弟弟,叛逆期没过,还中二,时常一副自命不凡、“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并呈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状。得不到想要的清静生活,我借口工作搬了出去,在单位附近车流较少的老城区租了间房。
  那是一幢五层高的老楼,是80年代宿舍楼的类型。墙外边看上去是黄的,像危楼,但里面粉刷过了,也没有漏水的地方。斑驳的墙面有点脏,脚下的水沟爬满绿苔,所幸没有垃圾。我四周观察过了,小楼面前是一片稀稀落落的草地,靠边有四五盆玉兰花,还有几个空水泥花盆,里面全是草。总的说,也算得上是环境清幽、舒适宜人。
  那天晚上我坐在床沿,正盘算着周末如何打发时间,转个头,瞥见床边站着个人。半夜正要关灯睡觉,突然发现床头有个人,披头散发,穿的松松垮垮,我吓了个半死,立刻发出一声尖叫——
  白天刚夸完这个地方有多好,晚上就打脸,真的好吗?
  可怜我与众不同的脑回路,只见我双手合十,哆哆嗦嗦,虔诚祈祷:“孩子,我只是个房客,我什么都没干,熬夜伤身,我们应该早睡早起,投身建设,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本来以为他会幽怨地盯着我,直到变淡消失,或者全文完结,出乎意料,他叹了口气,好像看到一个ZZ一样,非常无奈地开口说道:
  “我不是来要你命的。”
  我看向他,只见他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凤目上挑,墨发及腰,穿着一身绿衣裳,好像还是件褂子。
  “我是阳台上的那盆梅,你别怕。”
  梅?我回想了一下,那是这间房子以前的主人留下来的,没有搬走,就一直放那,谁住谁打理了。看着挺秀气的,刚来时我还给它挪了个位置,让它靠在阳台边,好多晒太阳。那时我一定没想到,有一天家里的盆栽成精了。
  “那......那梅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梅少年坐着,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原形毕露似的,声音比我还紧张:
  “……能把我挪回原处吗?我……我恐高。”

【扶甘】南山

这是一个很狗血也很中二的故事
穿越了很多朝代很多省市自治区X
人名地名还有很多看上去X格很高的名词都是胡扯不要在意
ooc,架空
前方二苏耍流氓!(并不是)

01
“......渭、寅、懋三郡五十三县邑一万三千户,病患总计三万两千余人,膏肓者三千余......疫情愈重无从控制......”
咸阳宫十日一次的大朝,公卿大臣两列,御史捧着折子念诵的声调平稳毫无起伏。
秦王敲了敲桌案:“众卿家以为如何。”
大堂内鸦雀无声。
“王卿?”秦王面色阴晴不定,开始点名。
王忠起身,“......臣以为......南山一道人,通阴阳,精医律,甚好。听说甘大人长孙幼时曾在南山研习,想必不负王上重托。”王忠说话带点公鸭嗓,毫不留情手段利索看谁就把芋头塞给谁。
旁边躺枪的甘大人手一抖心说怎么又扯上我,上周博棋不就赢走你两壶酒嘛?!
甘茂正要站起来发表意见,秦王看都不看猛地一拍桌案,“准了!”
因此,当甘罗了解实情目的后,他是拒绝的。
望着天边云霄滔滔悠悠飞鸟,甘罗再次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崩溃。
想起来前甘茂语重心长的握着他的手眼角硬生生挤出两滴泪花花振振有词句句诚恳,"咱有气节!不怕开水烫!人家要收早把咱一锅端了,那是看不上咱的修为!大不了,能行就顺,不行就遁!”
内心不禁老泪纵横。
轻车熟路绕进南山观,披着绿裳的小童脚步轻捷从里边钻出来对他夸张的点了个头,他叩门而入。
四面芙蕖环绕婷婷袅袅,碧绿的荷叶高出数尺,莲池中央伫着一座宽敞的亭台,楠木柱用大漆漆成庄重的红色,竹幔轻轻曳动,隐约可以看见里边有个人。
扶苏在亭子里打坐,连眼皮都不抬,甘罗说完来龙去脉,抬起脚准备等他拒绝然后走人。
“嘶......”扶苏掀起眼皮子,“连声恩师都没有,真没礼貌。”
“......”
然后一撩广袖,拨弄着凭几上两支翠柳,“我记得捡到你的时候,你只有这么高。”
“......”
“当时你个子太小,我观里最小的弟子都能欺负你。”
“......”
“然后我带你来这里修养,没想到你空有人形,居然没有一株芙蕖修为低得过你。”
“......”
“我辛辛苦苦悉心教导你,帮你爷爷拉扯大这么一个犊子,好不容易养好了,又被你爷爷从这深山老林掳了出去。”
“......”
“这也就算了,你爷爷带你走的时候我就坑了他两壶寒烟翠,这么便宜的报酬,到头你回到这连声问候也没有。”
“......”
“而且一点都不念旧情,这么多年都不回来看看。”
“......所以呢?”
扶苏站起身来,笑得十分柔和。是他招牌的专门糊弄人的表情。他不着痕迹地往他旁边一靠,一只手轻轻圈住他的腰身,语气风轻云淡。
“这个简单,”他说,“想成真,先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