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包碎银

据说是一块受过点化的银子,梦想是成为超级酷炫的软妹币。

如图1~3,属于改个台词就能变成一辆车的类型
如图4是擦肩而过特写
如图5,看了大人的身段顿感性别无用
如图6,我就YY一下XXXXXX咳咳咳
如图7~8,谢谢,我感受到了你们的爱,你们真的很恩爱(泪流满面)
不过大大的台词有点奇怪,虽然没什么大关系XXX
谢谢官方投喂的这口糖刀/车刀/四十米大刀)
为什么我买不到周刊(躺泪)
占个tag,表达一下复杂的心情
#你永远都猜不到官方下一秒要搞什么事情#
#我还有机会做二苏女朋友吗#(划掉)

【扶甘】十七

想试试第二人称的同人是什么感觉!
其实带入什么cp都没有违和感X
热爱这一对!太太们快来产粮XXXD
OOC,师生,校园。内容很简单几乎没内容而且难以描述……至于为什么是早恋而且还是十七,当然是因为,十七,三青,神奇,上卿,帅气呀!(大雾)
二苏超美!啊怎么会有这么苏里苏气的人,我也想要这样的老师(躺平)

《十七》
        每当放学铃声响起,学生们嗓子里吼出的话从来都是最响亮的,吼完离开教室的速度也从来都是最快的。
        接近傍晚时,和风将把昏黄揉进湛蓝天空。其实那样的意境是很美的,尤其是当班上同学极其不负责任的在三分钟内一哄而散不落下一个来陪你共赏夕阳,你就可以安安静静的呆在教室里思考人生了。
        并不干净的灰白墙壁,坑坑洼洼的木桌,断了截的粉笔以及黑板上的各种公式,应该是学生时代最纯朴的标记。
         在这个人差不多都走光了的时候,你一个人坐在空旷的教室里咬笔头,每一个细微的小动作发出的声音都显得比平时要大很多,还有轻轻的回音。心里边升起一股莫名愉悦感,刻意又假装不经意地去摆弄桌上的圆珠笔,听着它们碰撞的声音,闭上眼睛把它想象成小时候玩弹珠那般清脆如同叩玉。
        透过玻璃窗,可以看见浓绿遮掩住画纸上近一半的蓝和黄。矗立了近百年的苹婆树悄然要将手探进三楼。那时有女同学忍不住要去拉一把,费力从齐腰的栏杆上探出半个身子,触碰到了就狠揪住企图把一簇嫩绿拉过来,然后倚在四楼栏杆上的就毫不给面子的浇下半瓶白开水。
        你正盯着那一大片绿色出神,蓝黄那处又倏地剪出一个半灰黑色的人影。
        教室里传来细碎语声。那人弯着腰站在边上,为你讲解分析,可你只听出了耳边声音磁性,而题卷上的文字相对比是如此单调。
        慢慢的给对方复述一遍,侧过头,看那张熟悉的脸近在咫尺。迟钝并清楚的感受到对面呼吸的温热气流正尽数打在脸上,表现出僵硬。
        这张脸很好看。那些同学再怎么大呼理科邪教,一定也能看在这张脸上对这人萌生出好感,因为大家都喜欢漂亮的东西。
        斜阳在教室里打下不规则的大小格子,视野中只有昏黄的色彩,模糊不清,感到对方吐息明显被压抑的极轻,颊侧越发温暖,仿佛要沉浸一般,大脑空白。
        光线从视野边角漏进来,已经不带半分蓝色。无心观赏,注意力好像集中在自己心脏的跳动,还有唇上轻触的柔软和温热。
        手上还握着笔,教室里一片静谧。这时候才发现坪地上的笑语声少了,晕染了光的操场没有了白日里的喧嚣,取而代之的是一份少有的宁静。
        时间正悄悄流走。那时候怔愣中的两人终于有一方清醒过来,感觉到那处温暖消失的无影无踪。也许对方尴尬不已,但你的双目显然不是清明的。
        酸涩和念想涌上心头。他青涩的十七岁,懵懂而温情。

【高扶】霸道总裁爱上我(不是

OOC,原著向,短

  “大公子若是不信,尽可一试。”妖冶的双目注视着两颗剔透的烛龙目,赵高用手摩挲木匣的边缘。那样灼手的邪物,他从不触碰。
  扶苏摇头,表情似笑非笑,伸手将匣子推了回去:“人的未来,不就是走向死亡吗?作为死过一次的人,对这种东西并不是很感兴趣。”
  “哦?”赵高顺势握住他的手腕,那只腐化了大半的手手感并不好,好像捏了块吸饱水的海绵,远远不如胡亥的光滑如玉,“难道你不想用它瞧瞧,窥探我的内心究竟有什么?”
  扶苏凝视着赵高逼近的脸,没有挣扎、连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学着对方的语气讽道:“那么,令事大人到底存着什么样的心思?不如直接说出来吧,哪里用得着什么宝物?”
  “我以为大公子帮我解开乾坤大阵,是为了与我再续前缘呢?”
  “杀死我的前缘?”扶苏挑了挑眉,“前来见你,你的目的应该达到了。但我不会帮你做任何事,无论有什么样的报酬。不过我倒也好奇,以我现在的样子,令事大人究竟能从中得到什么?”
  “……我?”赵高将那手臂一拉,猛地把他圈进怀里,瞳孔微缩仿佛饥饿的野兽,将猎物禁锢在掌中把玩,“我要你那副残破的躯体做什么……”
  “我要看到如你那样的灵魂被我占有、践踏。”
  “你应该成为我的收藏物。”

扶苏:……我记得我以前是总攻???

【扶甘】小楼昨夜又东风01

欢脱向,OOC,日常
有私设,有很多私设。有原创角色。
小学生文笔,内容很谜
观众老爷们赏个脸不^q^

  也不知道是近年全球变暖,还是祖国雾霾多发,我妈的脾气变得异常暴躁,常因为一点鸡毛蒜皮吵架斗嘴。以及我那个不省心的弟弟,叛逆期没过,还中二,时常一副自命不凡、“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并呈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状。得不到想要的清静生活,我借口工作搬了出去,在单位附近车流较少的老城区租了间房。
  那是一幢五层高的老楼,是80年代宿舍楼的类型。墙外边看上去是黄的,像危楼,但里面粉刷过了,也没有漏水的地方。斑驳的墙面有点脏,脚下的水沟爬满绿苔,所幸没有垃圾。我四周观察过了,小楼面前是一片稀稀落落的草地,靠边有四五盆玉兰花,还有几个空水泥花盆,里面全是草。总的说,也算得上是环境清幽、舒适宜人。
  那天晚上我坐在床沿,正盘算着周末如何打发时间,转个头,瞥见床边站着个人。半夜正要关灯睡觉,突然发现床头有个人,披头散发,穿的松松垮垮,我吓了个半死,立刻发出一声尖叫——
  白天刚夸完这个地方有多好,晚上就打脸,真的好吗?
  可怜我与众不同的脑回路,只见我双手合十,哆哆嗦嗦,虔诚祈祷:“孩子,我只是个房客,我什么都没干,熬夜伤身,我们应该早睡早起,投身建设,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本来以为他会幽怨地盯着我,直到变淡消失,或者全文完结,出乎意料,他叹了口气,好像看到一个ZZ一样,非常无奈地开口说道:
  “我不是来要你命的。”
  我看向他,只见他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凤目上挑,墨发及腰,穿着一身绿衣裳,好像还是件褂子。
  “我是阳台上的那盆梅,你别怕。”
  梅?我回想了一下,那是这间房子以前的主人留下来的,没有搬走,就一直放那,谁住谁打理了。看着挺秀气的,刚来时我还给它挪了个位置,让它靠在阳台边,好多晒太阳。那时我一定没想到,有一天家里的盆栽成精了。
  “那......那梅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梅少年坐着,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原形毕露似的,声音比我还紧张:
  “……能把我挪回原处吗?我……我恐高。”

【扶甘】南山

这是一个很狗血也很中二的故事
穿越了很多朝代很多省市自治区X
人名地名还有很多看上去X格很高的名词都是我编的咳咳咳
ooc,架空
前方二苏耍流氓!(并不是)

01
“......渭、寅、懋三郡五十三县邑一万三千户,病患总计三万两千余人,膏肓者三千余......疫情愈重无从控制......”
咸阳宫十日一次的大朝,公卿大臣两列,御史捧着折子念诵的声调平稳毫无起伏。
秦王敲了敲桌案:“众卿家以为如何。”
大堂内鸦雀无声。
“王卿?”秦王面色阴晴不定,开始点名。
王忠起身,“......臣以为......南山一道人,通阴阳,精医律,甚好。听说甘大人长孙幼时曾在南山研习,想必不负王上重托。”王忠说话带点公鸭嗓,毫不留情手段利索看谁就把芋头塞给谁。
旁边躺枪的甘大人手一抖心说怎么又扯上我,上周博棋不就赢走你两壶酒嘛?!
甘茂正要站起来发表意见,秦王看都不看猛地一拍桌案,“准了!”
因此,当甘罗了解实情目的后,他是拒绝的。
望着天边云霄滔滔悠悠飞鸟,甘罗再次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崩溃。
想起来前甘茂语重心长的握着他的手眼角硬生生挤出两滴泪花花振振有词句句诚恳,"咱有气节!不怕开水烫!人家要收早把咱一锅端了,那是看不上咱的修为!大不了,能行就顺,不行就遁!”
内心不禁老泪纵横。
轻车熟路绕进南山观,披着绿裳的小童脚步轻捷从里边钻出来对他夸张的点了个头,他叩门而入。
四面芙蕖环绕婷婷袅袅,碧绿的荷叶高出数尺,莲池中央伫着一座宽敞的亭台,楠木柱用大漆漆成庄重的红色,竹幔轻轻曳动,隐约可以看见里边有个人。
扶苏在亭子里打坐,连眼皮都不抬,甘罗说完来龙去脉,抬起脚准备等他拒绝然后走人。
“嘶......”扶苏掀起眼皮子,“连声恩师都没有,真没礼貌。”
“......”
然后一撩广袖,拨弄着凭几上两支翠柳,“我记得捡到你的时候,你只有这么高。”
“......”
“当时你个子太小,我观里最小的弟子都能欺负你。”
“......”
“然后我带你来这里修养,没想到你空有人形,居然没有一株芙蕖修为低得过你。”
“......”
“我辛辛苦苦悉心教导你,帮你爷爷拉扯大这么一个犊子,好不容易养好了,又被你爷爷从这深山老林掳了出去。”
“......”
“这也就算了,你爷爷带你走的时候我就坑了他两壶寒烟翠,这么便宜的报酬,到头你回到这连声问候也没有。”
“......”
“而且一点都不念旧情,这么多年都不回来看看。”
“......所以呢?”
扶苏站起身来,笑得十分柔和。是他招牌的专门糊弄人的表情。他不着痕迹地往他旁边一靠,一只手轻轻圈住他的腰身,语气风轻云淡。
“这个简单,”他说,“想成真,先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