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包碎银

据说是一块受过点化的银子,梦想是成为超级酷炫的软妹币。

【扶甘】小楼昨夜又东风01

欢脱向,OOC,日常
有私设,有很多私设。有原创角色。
小学生文笔,内容很谜
观众老爷们赏个脸不^q^

  也不知道是近年全球变暖,还是祖国雾霾多发,我妈的脾气变得异常暴躁,常因为一点鸡毛蒜皮吵架斗嘴。以及我那个不省心的弟弟,叛逆期没过,还中二,时常一副自命不凡、“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并呈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状。得不到想要的清静生活,我借口工作搬了出去,在单位附近车流较少的老城区租了间房。
  那是一幢五层高的老楼,是80年代宿舍楼的类型。墙外边看上去是黄的,像危楼,但里面粉刷过了,也没有漏水的地方。斑驳的墙面有点脏,脚下的水沟爬满绿苔,所幸没有垃圾。我四周观察过了,小楼面前是一片稀稀落落的草地,靠边有四五盆玉兰花,还有几个空水泥花盆,里面全是草。总的说,也算得上是环境清幽、舒适宜人。
  那天晚上我坐在床沿,正盘算着周末如何打发时间,转个头,瞥见床边站着个人。半夜正要关灯睡觉,突然发现床头有个人,披头散发,穿的松松垮垮,我吓了个半死,立刻发出一声尖叫——
  白天刚夸完这个地方有多好,晚上就打脸,真的好吗?
  可怜我与众不同的脑回路,只见我双手合十,哆哆嗦嗦,虔诚祈祷:“孩子,我只是个房客,我什么都没干,熬夜伤身,我们应该早睡早起,投身建设,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本来以为他会幽怨地盯着我,直到变淡消失,或者全文完结,出乎意料,他叹了口气,好像看到一个ZZ一样,非常无奈地开口说道:
  “我不是来要你命的。”
  我看向他,只见他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凤目上挑,墨发及腰,穿着一身绿衣裳,好像还是件褂子。
  “我是阳台上的那盆梅,你别怕。”
  梅?我回想了一下,那是这间房子以前的主人留下来的,没有搬走,就一直放那,谁住谁打理了。看着挺秀气的,刚来时我还给它挪了个位置,让它靠在阳台边,好多晒太阳。那时我一定没想到,有一天家里的盆栽成精了。
  “那......那梅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梅少年坐着,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原形毕露似的,声音比我还紧张:
  “……能把我挪回原处吗?我……我恐高。”

评论(2)

热度(9)